IT界十大“投敌”高管

周末,前宏碁CEO蒋凡可·兰奇(Gianfranco Lanci)加盟联想的消息引起了IT业界的震动。尽管宏碁官方回应称这一任命对宏碁影响不大,但联想毕竟是宏碁在PC领域的“死敌”,兰奇的“投敌”是否会引发双方在市场上的此消彼长,备受业界关注。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通过跳槽寻求更好的个人发展本无可厚非,但高管投奔死敌则是很多企业无法接受的,公司形象受损是小,商业机密泄露是大。马克·赫 德的跳槽让惠普与甲骨文间的友情彻底“破裂”,周鸿祎的反戈一击让雅虎中国的老板马云与他彻底绝交;为了阻止李开复投奔谷歌,微软不惜将尚未离职的李开复 与“挖角者”谷歌一并告上法庭。总之,高管的“投敌”难免会在IT界引发一阵腥风血雨。

以下是近年来IT界十大“投敌”的高管。他们不一定是直接从一家公司转投其竞争对手,也并非都是主动跳槽,但他们的“投敌”行为都或多或少影响了两家企业的走势。

蒋凡可·兰奇

“投敌”时间:2011年9月
“投敌”前职位:宏碁公司CEO
“投敌”后职位:联想公司顾问

联想与宏碁在PC市场上成为死敌,蒋凡可·兰奇功不可没。2005年被任命为宏碁CEO后,他便迅速帮助公司大幅提升业绩。2007年,在兰奇治下,宏碁 先是从联想手中夺下Packard Bell,巩固了其在欧洲市场的领先地位,随后又超越联想占据PC领域市场份额第三的位置。然而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与苹果的崛起,PC市场日渐没落,宏碁 并未能及时找到新的发展方向。2011年3月,兰奇因与董事会多数成员在公司未来发展等问题上存在分歧辞去了宏碁CEO的职务;仅仅过了半年,他就就加入 了昔日他的“手下败将”联想。巧合的是,就在兰奇辞职后,联想2011年第二季度的PC出货量超越了宏碁,重新坐上PC市场的第三把交椅。

有消息称,兰奇目前所担任的顾问职位只是过渡性的,未来他可能会在联想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至于这一“投敌”事件的后续影响以及两家公司是否会有进一步的反应,则还有待观察。

理查德·克里斯(Richard Kerris)

“投敌”时间:2011年2月
“投敌”前职位:苹果公司全球开发者关系高级总监
“投敌”后职位:惠普公司全球开发者关系副总裁

iPad的问世以及随之而来平板电脑狂潮让传统的PC行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作为PC市场龙头老大的惠普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他们收购了日趋没落的老牌移动终端厂商Palm,试图通过其独特的Web OS切入平板电脑市场,与苹果iPad展开正面竞争。众所周知,苹果iOS的一大优势便是数量众多的应用及其背后大量的开发者,这同时也是Web OS的劣势,于是惠普挖来了在苹果负责激励开发者编写应用的理查德·克里斯,让他带领一个团队来吸引开发者为惠普的Touch Pad编写应用。

加盟惠普后的克里斯一再表示Touch Pad的目标不是同iPad争抢市场份额,然而事实是,她的到来并没能帮助Touch Pad在iPad与Android平板之间的夹缝中生存下来:惠普最终于今年8月宣布停止开发Web OS设备,并考虑将这一系统出售。对于克里斯个人来说,“投敌”仅仅半年之后,她就不得重新考虑她的未来了。

马克·赫德(Mark Hurd)

“投敌”时间:2010年9月
“投敌”前职位:惠普公司CEO
“投敌”后职位:甲骨文公司联合总裁

尽管惠普和甲骨文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但近年来PC市场的低迷与云计算领域的火爆让两家公司在企业级IT市场上的正面交锋越来越频繁,而马克·赫德的被动“跳槽”则让两家公司正式“翻脸”。

2010年6月,性丑闻的突然曝光将时任惠普CEO的赫德推上了推上了风口浪尖。任职期间公司良好的业绩并没能帮赫德顶住外界的压力,最终在8月初,他辞 去了惠普CEO的职位。他的离去使惠普的股价大跌,而真正令惠普董事会愤怒的是,仅仅一个月之后,赫德便接受了甲骨文公司的任命,成为该公司的联合总裁。 惠普一度向加州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试图以赫德可能泄露公司内情与交易机密并帮助甲骨文反击惠普为由,阻止这一人事任命。尽管双方最终达成和解,但外界普遍 认为,赫德的被动“投敌”加深了惠普与甲骨文之间的裂痕,也为后来双方矛盾的进一步加剧埋下了导火索。

马克·帕珀马斯特(Mark Papermaster)

“投敌”时间:2008年10月
“投敌”前职位:IBM公司副总裁
“投敌”后职位:苹果公司副总裁

在离开乔布斯的岁月里,苹果和IBM曾是亲密的伙伴,苹果的Mac电脑曾长期使用IBM的PowerPC架构,两家公司还曾共同参与了基于PowerPC 的操作系统的开发。然而与IBM的合作并没能阻止苹果的颓势,因此当乔布斯回到苹果后,便逐渐冷落这个曾经的亲密战友,并最终在2005年宣布转投 Intel,放弃IBM的芯片和PowerPC架构。由于IBM已于2004年将PC业务出售给了联想,双方并不存在直接的竞争,但“友情”的破裂让双方 产生了严重的隔阂,同时IBM也担心苹果会逐渐重视企业级IT市场,并威胁自己的核心业务。因此,当马克·帕珀马斯特转投苹果时,IBM试图通过法律诉讼 阻止这一人事任命,这一度使得帕珀马斯特被迫停止工作。尽管最终双方达成了和解,但帕珀马斯特因为这次“投敌”被迫接受为期一年的监督,以保证不泄露 IBM的机密信息,甚至还不得不年两次出庭为自己作证。

帕珀马斯特入职苹果后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管理iPhone手机的硬件设计。不过,他和苹果的蜜月期也没能持续多久。由于与公司文化格格不入,他很快被乔布斯排除在决策层之外,并最终因为iPhone 4的“天线门”事件在2010年8月离开苹果,转投思科。

沙里尔·桑伯格(Sheryl Sandberg)

“投敌”时间:2008年3月
“投敌”前职位:谷歌公司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
“投敌”后职位:Facebook公司首席运营官

自成为全球搜索市场的霸主以来,谷歌在互联网领域一直是所向披靡,微软和雅虎都对其无可奈何,直到Facebook异军突起。一方面,Facebook在 社交领域的活跃威胁到了阻碍了谷歌对于这一新市场的发掘,并危及到谷歌的市场霸主地位;另一方面,扎克伯格的公司还从谷歌挖去了大量的人才,这使得谷歌的 “三驾马车”将这个新对手视为心腹大患。

沙里尔·桑伯格便是由谷歌转投Facebook的代表人物之一。桑伯格于2001年加入谷歌,2002年便出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并参与开发 了后来成为谷歌主要收入来源的广告计划AdWords和AdSense,可谓是谷歌的核心人物之一。因此,业界普遍认为桑伯格的“投敌”对于谷歌来说是一 个重大的打击。不过,她和谷歌算得上是“友好分手”:谷歌在声明中向她表达了祝福,而她也表示两家公司本质完全不同,并不存在正面交锋。

布莱特·泰勒(Bret Taylor)

“投敌”时间:2009年8月
“投敌”前职位:谷歌地图产品经理
“投敌”后职位:Facebook公司平台产品管理总监

布莱特•泰勒是另一位谷歌出身的Facebook高管。与桑伯格的直接跳槽不同,泰勒是间接“投敌”:他早在2007年便离开了谷歌,创办了著名的 Web2.0网站FriendFeed。2009年,FriendFeed被Facebook收购,布莱特·泰勒也随之加入了扎克伯格的团队,担任平台产 品管理总监,随后又升任首席技术官。

和许多间接“投敌”的高管一样,泰勒的跳槽并未引发两家公司的正面冲突。但值得一提的是,布莱特•泰勒另一个为人们所熟知的身份是谷歌地图的联合创始人; 如果未来Facebook在在线地图、LBS等领域发力,甚至开发出划时代的产品,业界关注的目光必定会重新聚焦到这位年轻的CTO身上。

帕德马锡·沃里奥(Padmasree Warrior)

“投敌”时间:2007年12月
“投敌”前职位:摩托罗拉公司首席技术官
“投敌”后职位:思科公司首席技术官

思科与摩托罗拉算不上死敌,二者甚至在一些领域还有合作,不过在通信设备市场上,两家公司的竞争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时任摩托罗拉CTO的帕德马锡·沃里奥——美国IT界和整个商业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跳槽思科严重加剧了投资者对于摩托罗拉未来的担忧。

在摩托罗拉任职二十多年期间,沃里奥被认为是摩托罗拉走向繁荣的重要推动者之一,摩托罗拉在移动领域的数百项专利——也是摩托罗拉移动能以一个较为理想的价格出售的最主要原因——许多便出自她的团队之手;与此同时,她个人也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以及外界的赞誉。

如今,沃里奥所在的思科是仅剩下的“半个”摩托罗拉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不知这个伴随摩托罗拉走向辉煌的老雇员是否会最终成为摩托罗拉的掘墓人。

王劲

“投敌”时间:2010年4月
“投敌”前职位: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
“投敌”后职位:百度技术副总裁

说到谷歌的死敌,除了微软和Facebook,百度也是不得不提的。2010年1月,谷歌宣布将把谷歌中国的搜索业务迁至香港,百度也迅速启动了针对竞争对手的挖角计划。在此期间,百度收获的最大牌的人物非王劲莫属。这位留美硕士曾为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吸引了大量海外精英,谷歌中国众多本土化的特色产品, 也与他的团队密不可分。

在他和刘俊等高管离职后,谷歌中国一年多以来并未有令人瞩目的新产品发布,直到今年9月才推出了团购搜索。反观百度则多点开花,今年百度世界大会上发布的“百度·易”手机操作系统正是出自王劲的团队。王劲的“投敌”可谓是使本已倾斜的天平彻底倒向了百度一侧。

李开复

“投敌”时间:2005年7月
“投敌”前职位:微软公司副总裁
“投敌”后职位:谷歌公司副总裁

李开复早年曾在苹果任职,后经SGI中转间接投奔了苹果的死敌微软。不过这与他从微软跳槽到谷歌引发的风波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微软和谷歌之间的恩怨无需赘言,李开复的跳槽对于两家公司的关系可谓是火上浇油。为了阻止李开复投奔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微软把谷歌以及当时仍旧是微软员 工的李开复告上了法庭,试图通以二者违反了李在加盟微软时签署的非竞争合约及保密条约让李开复无法顺利赴任。诉讼的结果一度有利于微软,李开复曾被禁止在 谷歌工作;随后尽管禁令取消,他的业务范围仍受到限制。最终微软和谷歌的拉锯战在持续了5个月后以秘密和解的形式告终,李开复也实现了回到中国工作的愿 望。

李开复帮助谷歌正式进入了中国市场,同时他领导下的团队也开发出了谷歌地图中国版、谷歌音乐等一系列颇具本土化色彩的产品。不过在强大的本土对手以及种种 外界因素的影响下,谷歌始终没能成为中国搜索市场的霸主。2009年9月,在经历了“谷歌涉黄风波”后,任职期满的李开复离开谷歌创办了创新工厂,谷歌也 于2010年初将搜索业务从中国大陆迁到了香港。

回首当初,李开复曾表示“谷歌当年什么也没给我”,不知时任谷歌CEO的施密特是否曾为他当年这一惊天的挖角行动感到后悔。

周鸿祎

“投敌”时间:2006年3月
“投敌”前职位:雅虎中国区总裁
“投敌”后职位:奇虎公司CEO

周鸿祎是另类“投敌”的代表人物。早年因3721成名的周鸿祎在3721被雅虎收购之后,曾担任雅虎中国区总裁。离开雅虎后,周鸿祎并未加盟雅虎的竞争对 手,而是创办了奇虎公司,并迅速推出了360安全卫士。这款产品凭借免费的特性迅成为装机必备软件之一,不过真正使它广受媒体关注的是它与前身为3721 的雅虎助手之间的“恶斗”:360安全卫士将雅虎助手列为“恶意软件”,雅虎助手则强行删除360软件。

这场恶斗使360与雅虎中国成为了死敌,也让雅虎中国后来的老板马云与周鸿祎“绝交”;3721系软件也因为这次事件再遭重挫,最终在2009年被雅虎放弃。套用一句俗话:雅虎中国本没有敌人,周鸿祎走了,也便有了敌人。

(本文原发于凤凰网科技频道

By 抬头365 on 2011/09/22 · Posted in 市场•企业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