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沉迷到反沉迷——对话“2012游戏视频游戏沉迷援助”站长班菲尔德

班菲尔德和女友28岁的班菲尔德如今是一家创业公司的负责人。在过去的十年里,他曾先后沉迷于《二战在线》、《魔兽世界》、《使命召唤OL》等网游,一周游戏时间常常超过40小时;不过去年,在未婚妻的帮助下,他最终摆脱了游戏,并利用业余时间建立了“2012视频游戏沉迷援助”(2012 Video Game Addiction Help)网站,试图帮助沉迷于网游的玩家。

记者打开他的网站后看到,尽管设计略显粗糙,但网站上的资料十分丰富,包括游戏沉迷者的故事、相关书籍和新闻报导、其他游戏沉迷防治组织的网站链接,以及大量的视频资源;他本人就录制了数小时的视频来讲述游戏沉迷的危害。班菲尔德为网站设定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有10000个独立访问的用户;据首页上显示的数据,截至8月22日,这一任务的完成度是57.21%。他告诉记者,目前约有20人为网站提供内容,“我们欢迎来自中国的朋友为我们撰写文章,并建立一个中文版的网站”。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沉迷于游戏?具体包括哪些游戏?

班菲尔德:小时候,我只是利用课余时间玩少量的游戏。到了17岁时,由于母亲工作的关系,我需要不断地转学,到最后我在学校里只有很少的朋友,也不愿参与社交活动。当我接触到《二战在线》时,我便立即沉迷进去。我将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玩这款游戏,家人试图限制我每天的游戏时间,但没有起到效果。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又先后沉迷于多款网游,例如《魔兽世界》、《星际Online》、《使命召唤OL》等。曾经有好几年,我每周的游戏时间都在40小时以上。

你是如何走出游戏沉迷的?

班菲尔德:在大学二年级时,我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同时也意识到沉迷于游戏对我来说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于是开始减少玩游戏的时间。不过后来我一度再次沉迷于游戏。直到去年10月,我搬去和我的未婚妻一起住时,向她保证我将不再沉迷于游戏;在她的帮助下,两个月之后,我终于摆脱了游戏沉迷,并建立了gamingaddiction.net这个网站。我认为专注于帮助别人是我帮助自己彻底走出游戏沉迷的最好方式,当然,我的身边最好也不要出现任何游戏。

你周围还有很多人沉迷于游戏吗?你认为游戏沉迷在美国是否已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班菲尔德:我对于游戏的喜爱最主要源于其中的虚拟社交生活,我在游戏里结交了很多朋友。我自己玩得不错,而且我只希望和玩得比我好的人一起玩,于是我身边的朋友大多是深度游戏沉迷者,他们辍学、很少与家人来往、玩遍所有的游戏、买遍所有的升级装备,并且几乎永远在线。对于年轻男人来说,网游沉迷显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尽管我也遇见过一些女性游戏沉迷者,但我身边的游戏沉迷者几乎全都是年轻男性。我希望美国政府能意识到,很多女人比男人在学校里和工作中表现得更出色,是因为男人们玩的游戏更多。

你们的网站上的资源能给游戏成瘾者带来多少帮助?

班菲尔德:它们已经给一些人带来了不小的帮助。一个年轻男人告诉我,他妈妈在看到我们的网站后意识到真正的游戏沉迷者究竟有多糟糕,并了解到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沉迷者,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玩家,因此不干打扰他玩游戏。一个女孩的男朋友沉迷于网游,于是找到我们;我们给她的男朋友发去了一条消息,让他看看我们的网站;他看后深受触动,减少了游戏时间。我们曾在坦帕市的广播电台上谈论游戏成瘾的问题;我们的视频从今年年初起已经播放了超过1000次;超过1500人完成了我们关于游戏沉迷的问卷调查;我们还在撰写一本介绍沉迷于游戏的玩家的学术出版物。在我建立这个网站六个月后,我的大多数朋友都显著减少了他们的游戏时间。当然我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

为什么很多专业的网络沉迷治疗并未取得显著的效果?

班菲尔德:事实上大多数治疗都是无效的,因为改变应该从玩家自身开始;只有沉迷于游戏的玩家希望改变,治疗才可能有效。然而在实际中,主动寻求改变的游戏沉迷者很少。

美国政府在防治游戏沉迷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班菲尔德:就我所知,美国政府在这方面没有做任何具体的工作。其他国家已经采取了措施,以限制年轻人可以玩到的游戏的数量,我支持这些工作。我想政府至少应该要求游戏厂商警告玩家“游戏可能令人上瘾”。

在中国,有人认为网络游戏公司应该更负责任,推出“健康”的游戏,而不是令人上瘾的游戏,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班菲尔德:我完全同意。事实上很多游戏设计者有意促使玩家沉迷,让他们花费更多的钱,玩更长的时间。例如像《魔兽世界》这样的游戏就是在鼓励玩家在游戏中耗费成千上万个小时,以获得真正获得享受。这些游戏公司的产品如此普及,已经对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应该更负责任。我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在游戏中设置时限,限制玩家连续玩游戏的时长,例如要求玩家在连续玩了3小时的游戏后,就必须进行半小时的休息;对于未成年人的限制还应更加严格。社会应该是多元化的,游戏不应该阻碍人们过上丰富多彩的生活。

(本文节选自《电脑报》2012年第35期头条《美国人的网瘾困扰》,有改动。)

By 抬头365 on 2012/09/02 · Posted in 互联网与社会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