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运动热与冷

上海创客嘉年华焊接工作坊

上海创客嘉年华焊接工作坊

一年前,前《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携新书《创客:新工业革命》来华,在媒体上掀起一股热潮,也将“创客”这一概念带进了公众视野。

一年后,伴随着3D打印、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的兴起,创客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创客仍旧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创客们试图将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推向社会,但他们对于商业化等问题仍存在着分歧,甚至对于这个概念也并没有统一的认识…… 继续阅读 »

缅甸行记(三):中国势力的机遇?

huawei-umbrella在发放新的移动通信牌照的同时,缅甸政府还计划在2015年时将该国的手机普及率提升至80%;如果这一目标顺利实现,意味着在接下来三年内,这个东南亚国家将出现超过4000万新增手机用户。这对于手机厂商们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商机,而拥有地缘优势的亚洲厂商们已经对这片蓝海展开了攻势。

最积极的当属三星:印有Galaxy Note 3手机和Galaxy Gear智能手表的广告牌醒目地悬挂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而此时距离这两款产品全球发布尚不足一月。索尼则瞄准了仰光街头的出租车:许多出租车除了在车身上刷有索尼手机的广告,还会还车顶的“Taxi”标牌旁在摆放一个印有索尼LOGO的牌子。 继续阅读 »

缅甸行记(二):200美元的SIM卡

MPT的SIM卡

MPT的SIM卡

说起全国“断网”,许多人会想起2011年初的埃及:面对由Facebook上发起的大规模街头抗议,穆巴拉克政府切断了全国的互联网和移动通信,震惊世界。

不过开此先河的并非埃及,而是缅甸。

2007年8月,缅甸爆发番红花革命,数以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物价飞涨以及军政府的长期独裁统治。在抗议持续一个月后,众多僧侣也加入了抗议的人群;军政府则采取暴力镇压,造成至少上百人伤亡,死者中包括一名日本记者。一些缅甸国内的博客作者将抗议现场的图片和视频传到网上,让外界获知这个封闭的国家里正在发生的一切。 继续阅读 »

缅甸行记(一):充满矛盾的国度

仰光大金塔说起缅甸,你会想到什么?精美的玉石,英勇的中国远征军,还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作为一个科技观察者,我心目中的缅甸曾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度——它是第一个遭遇过全国“断网”的国家;直到如今,它仍旧是全世界手机与互联网普及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2010年大选之后,脱下军装的缅甸新政府启动了全面的改革,使国家由封闭走向开放;作为连接外界的重要桥梁,互联网、手机等信息技术在缅甸的发展状况受到全球科技界的关注。10月初,我来到缅甸最大的两座城——仰光与曼德勒,近距离观察了这个东南亚邻国在新政策之下的IT生态。

从昆明向南飞行约两个小时,飞机降落在了仰光明嘉拉顿国际机场。它曾经是东南亚最现代化的机场,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打之后,如今的它显得简陋而破败——候机楼的大小与国内三线城市的机场相仿,整个停机坪仅停放着个位数的飞机。 继续阅读 »

当海归光环不再

students-overseas去年10月初的一天,北京秋高气爽,阵阵秋风将酷暑彻底驱散,明媚的阳光则阻挡着严寒的到来。

卢瑶从国贸附近的一幢写字楼走出,心中却充满了寒意。她用披肩的长发遮住脸颊,但沉重的脚步让她难以掩饰心中的落寞。

在自己的本命年里,似乎一切都在与她作对。过去半年里,她往返于伦敦、上海、北京等地,不断更换住所;为了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她投了数百份简历,却只收到了个位数的面试邀请,其中一些还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前往。

这天上午,她应邀前往一家她所向往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面试,然而她没能抑制住自己动荡的心态,在面试官面前表现不佳。“主要是我自己的问题,他大概觉得我并不是很想长期留在这里,”回忆起那段艰难的日子,卢瑶语气平静,眼神中却依旧流露出一丝不安。 继续阅读 »

IT,在动荡中的埃及

艾哈迈德•阿萨姆的手机画面在狙击手的枪口对准他的瞬间

艾哈迈德•阿萨姆的手机画面在狙击手的枪口对准他的瞬间

在电影《惊天危机》中,小女孩艾米莉用手机拍下了匪徒在白宫内劫持人质的画面,并上传到YouTube上。她因此一举成名。

就在这部电影上映期间,类似的一幕发生在了埃及首都开罗:摄影记者艾哈迈德•阿萨姆(Ahmed Assem)在示威期间用手机拍下了一段狙击手不断开枪射击的画面;几天后,这段画面在网上广为流传,让许多人记住了他的名字。然而与电影中的小女孩最终获救不同,26岁的阿萨姆不幸被他拍下的狙击手射杀,而他的手机画面永远定格在了狙击手将枪口对准他的一瞬间。

阿萨姆的手机正是信息技术在近两年埃及动荡的时局中的一个缩影。从社交网络到移动通信,埃及人试图借助科技改变这个国家,同时将解放广场上的抗议声、欢呼声和枪炮声传递到世界各个角落;埃及政府也从当初的全面切断网络与通信,转变为利用社交网络发布最新资讯。 继续阅读 »

当“同志”遇上移动社交

LGBT-solomo在互联网领域,同性恋曾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尽管面向同性恋用户的本土网站已存在了十多年,但它们在这个群体以外却很少受到关注。

今年以来,随着同志社交App的流行,同志互联网团队从幕后走到了台前:blued和Zank两款本土应用先后获得投资,两个团队的创始人也在大众平台上公开路演。在同志市场这个巨大的蓝海中,这些团队面对的是“粉红经济”带来的机遇;与此同时,他们也各自面临着争议与隐忧…… 继续阅读 »

企业级市场的创业春天

在IT领域,消费级市场风起云涌,企业级市场却颇为沉寂,长期被传统巨头们所垄断。不过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及云计算、社交网络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一批企业级的创业公司正逐渐成长。

在IBM、甲骨文等巨头业绩不佳、频频裁员的同时,Square、Yammer、Box等面向中小企业的硅谷创业公司却先后成为资本市场上的宠儿。在国内,伴随着大批中小企业的成长,一批企业级创业公司也悄然崛起。

企业级市场似乎正迎来创业的春天。 继续阅读 »

Linux基金会执行董事Jim Zemlin:盗版阻碍中国Linux发展

Linux基金会执行董事Jim Zemlin

Linux基金会执行董事Jim Zemlin

在当前的IT生态系统中,你认为开源软件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Zemlin:IT经济改变了服务的模式,计算已不再是通过软件包进行提交,越来越多是以服务的形式提交,像亚马逊的云计算,还有阿里、腾讯都是这样。所有用来做这样服务的东西都是开源的。亚马逊、Google、Facebook的架构中很少用到私有软件。又比如Netflix,他们把自己大部分的平台都开源了,他们通过用户、通过电影挣钱,而不是通过软件。

Linux在企业级市场表现很突出,但在个人PC操作系统领域的份额却始终不高,这主要是什么原因?
Zemlin:这和历史有关吧,微软Windows更早推出。不过高盛最近的研究显示,在个人计算市场,包括PC、平板和智能手机,Windows大概只有20%,Android和Linux在一起大概有50%。历史上Windows在PC平台上是垄断的操作系统,但如今我们正在向服务经济发展,开源平台有很大的机遇,包括Android、Chrome或其他操作系统,他们做的很不错,简单易用。 继续阅读 »

个性程序员之金山老盘的骑行人生

金山快盘技术架构师、金山集团自行车队队长盘善君

金山快盘技术架构师、金山集团自行车队队长盘善君

自2003年加入金山,盘善君在这家公司已经干了十年。同事们叫他“老盘”,不是因为他的年龄,而是因为他的资历。尽管如今也负责一部分管理工作,但身为金山快盘技术架构师的老盘仍旧以程序员自居,并将大多数精力投入在编程中。

不过当33岁的老盘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却很难将他和一个十年如一日从事编程工作的程序员联系在一起——他身材匀称,精神饱满,说话自信而又不乏幽默。当然,我对此并不惊讶,因为在采访之前,我已知道他的另外一个身份——金山集团自行车队队长。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