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翻墙?

在一部分网民中,“翻墙”是个高频词语;但在另一部分,或许根本不知道这个词的引申意是什么。一道GFW,在网民中划分出了一个独特的群体——翻墙者。谁在翻墙?翻墙的人有什么共同的特点?这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根据我对于GFW和身边的翻墙者的观察和理解,我大致推断了这个群体的几个特点。需要说明的是,我并没有做过任何调查,仅仅是基于自己的理解进行推断;在 以后的博文中,一些推断性的内容也会是这样的。我希望能有人——无论是学者还是记者——去做一些相关的调查,如果我有了时间和机会,我也会尽力去完成一些 这样的工作。

第一,有一定英语基础。这是最基本的。墙外虽然有一些中文的东西,但是主要还是英文的内容为主;不怎么会英语的人,翻墙的兴趣不会太大。

第二,男性。一方面,GFW屏蔽的东西——主要是政治和色情——基本属于男性网民的偏好,关注这些内容的女性网民少之又少。当然,GFW屏蔽了 Twitter、Facebook、Youtube和Flickr,会影响到一些网上社交或图片、视频分享的女性,但只要他们偏好的不是政治和色情,在大 多数情况下,国内的同类网站可以作为较好的替代品,真正愿意为了上这些国外网站而翻墙的女性不会有很多。此外,翻墙的技术性也阻碍了一部分女性网民,尽管 在许多具备一定技术基础的网民眼中,翻墙的技术门槛不高,但对于相当大一部分毫无技术基础乃至存在“技术畏惧”的女性网民来说,这还是一个相当困难的工作。

第三,平均每天上网时间不少于2小时。这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当然首先要排除掉居住在国内的外国人和曾经长期生活在国外或有亲戚在国外的中国人,他们相对 于其他人来说有着更强烈的翻墙需求。对于普通网民来说,如果平均每天上网时间不超过2小时,那么墙内的内容,以及其他互联网应用,例如IM、网游,足以满 足他们并占用他们仅有的上网时间——这还没有考虑他们因为工作需要而上网所占用的时间。当然,这一论断还基于另外一个假设——在互联网应用中,翻墙对应的 是较高层次的需求,只有当低层次的需求,如IM和墙内内容浏览等得到满足后,网民才会选择翻墙。对于这个假设,以后我还会进行讨论。此外,CNNIC最新 的数据中,中国网民日平均上网时间已经超过了2小时,尽管少数长时间上网的网游玩家和互联网相关行业的从业者可能对这一数字有较高贡献,但不可否认,日均 上网少于2小时的网民中,大多数还是初级网民,以及前一篇文章中所说的“被”网民的人。

第四,家中具备较好的上网条件。尽管并不明确违法,但翻墙在国内还是属于一种“不被允许”的行为,因此它需要一个私密空间。网吧首先被排除在翻墙场所之 外,因为网吧除了不够私密,多数来这里的人都直奔网游、网聊、电影而去,目的性明确;更重要的是,目前的一些网吧有严格的监控措施,VPN等翻墙手段难以 适用。需要说明的是,一些通过VPN登录境外服务器的大型网游玩家,不应被列入翻墙者行列,因为这一行为与GFW本身无关。办公室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在 这个工作为主的场所,连QQ聊天都存在一定的风险,更何况翻墙;而且办公室同样可能受到公司网络管理系统的制约,无法使用翻墙的代理或VPN。学生是一个 有着较高翻墙倾向的群体,但校园网的网络条件严重制约了翻墙工作;当翻墙成功后的网速让他们忍无可忍的时候,寝室中翻墙者的人数也就大大减少了。剩下的, 家中成为了最适合翻墙的场所,这里有着较好的私密性,网速条件相对较好,同时对于包月上网的人来说,等待的边际成本为零也会增加他们对于缓慢网速的容忍 度。因此,家中具备较好上网条件的人,应该成为翻墙人群的主体。

第五,时间/资金相对充裕。无论是使用代理还是VPN,只要是非独占的,网速就会相当受限,在墙外做一件时间所花的时间可能远超过在墙内做同一件事。因此 大多数翻墙者一方面需要有较强的忍耐力,同时也需要有相对充裕的时间。而选择独占方式翻墙的,尽管网速会略快,但必须承受高于宽带费的“翻墙费”。其实对 于不少人来说,时间和资金本就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归结起来,翻墙者应该不会是承受者巨大的生活压力的人群。

最后,具备一定的技术基础。这一点在前面的第二点中已经提到了,但这里还是要单列出来。翻墙本身需要一定的技术,“零基础”和“技术畏惧”者很难达到要 求,但这只是一方面;相对而言,“技术畏惧”的人对于互联网上的新事物的好奇心往往也会相对低一些,而翻墙不仅本身是一件“新事物”,墙外的许多东西相对 于墙内的人也是“新”。对技术有着一定理解力的人,对于这些新事物会有着更高的好奇心,也更可能进行翻墙。而翻墙者有着怎样的主观共性、他们对于墙的态度 如何、对于与GFW和中国互联网相关的问题看法是否一致等,则是需要进一步分析的问题。

以上这些推断,只是翻墙者这一群体的客观特点,而且未经任何数据验证;不过这仍可以勾勒出这一仍群的大致轮廓。而我们也了解,其实国内的互联网管理者对翻 墙一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完全封堵翻墙者的代价太大,也不是十分必要。因此,了解了翻墙者这一群体,我们也就了解了GFW的社会边界,以及它最主 要的作用对象。

(本文被收录于GFW BLOG

By 抬头365 on 2010/08/26 · Posted in 翻越长城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