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程序员之微软包子:与鲍尔默同台的文艺程序员

包子

去年5月23日,微软CEO鲍尔默来到北大百年讲堂,向在场两千余名高校学子们介绍当时还在研发中的Windows 8和Windows Phone 8。不过,一位“垫场”的表演者多少抢去了鲍尔默的风头,他饱含激情的演讲和演示给现场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是包子。

31岁的包子现在的职务是微软中国研发集团的高级工程师,负责企业搜索项目,此前曾参与过Hotmail、MSN、Windows Live多个项目的研发,还被派往美国西雅图总部开发Windows 7。

在微软,包子可谓是工程师中的明星:在2010年和2011年的TechEd上,他都曾担任讲师;不过能和鲍尔默同台演讲对他来说仍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他也将这件事情写在了微博的个人简介中。

4月中旬的一个中午,我在北京中关村的微软大厦见到了包子。他一头染黄的头发,身穿皮夹克、牛仔裤,开口便说个不停,而且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看上去很难和程序员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他的确是一个非典型的程序员。

包子喜欢音乐,大学时他曾是校园十大歌手,工作后也利用业余时间玩过乐队。他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对儒、道、禅以及中医兴趣浓厚。他喜欢阅读,手机上装着许多电子书,国家图书馆则是他周末常去的地方。他也喜欢逛街,有空会独自去逛西单,“看看商店,看看街上的人”。还喜欢看话剧、听评书、听相声,没事时也会去博物馆、美术馆看各种展览……

不过他最爱的还是编程。他并不把编程看作单纯的工作,而把它视为是一项艺术。在由他自己撰写的“Live to Code”演讲词中,他将优秀的程序员比作艺术家:“所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画家通过自己的画笔把难以言表达大美表达给人们,帮助人们去感悟整个世界;相类似的,我们开发者通过自己的编程来把我们感悟的世界带给大家。”

辍学泡图书馆接触到互联网

包子真名叫鲍臣礼,出生在洛阳一个工人家庭,“包子”这个外号不仅因为他姓鲍,也因为他爱吃包子。

小时候,他喜欢摆弄家里的电器,曾将将家里的收音机、电风扇等拆的七零八落,但由于总是能够将它们拼回去,很少遭到父母的责怪。

到了十岁左右,有一天,他从电视上了解到了计算机和互联网,“听说人类有一个想法,把所有计算机用电线连起来,会非常强大,我就很好奇,希望将来能做这样的事情”。

高三时,成绩名列前茅的他突然变得厌恶课堂学习,甚至一度辍学,独自一人跑到市里的图书馆看书。在这个当时全洛阳唯一能上网的场所,包子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有人通过互联网和外国人语音聊天更是令他十分震撼,让他下定决定从事这个行业。他最终还是参加了高考,考入了郑州大学。

大学期间,攻读计算机专业的包子正式开启了他与众不同的程序员之路:“我和同学们不太一样,别人都是做作业嘛,我更关注文化的东西,更关注程序之外。”

他说自己尤其关注用户体验,而这在2000年前后的IT界还并不流行:“给老师做项目,我会去想,这个东西做出来,不同的人使用后会有什么感受。”

他对于设计的要求也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比如做网页,我做的就很漂亮,有各种很炫的效果,甚至还会录一段自己唱的歌;女生看了以后都说‘你这个男生心思怎么这么细腻’,就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因为胆儿大结识鲍尔默

毕业后的两年里,包子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是在“流浪”。直到2005年,当时还在微软任职的李开复的一场演讲,让他迎来了人生的转折。

“我天生胆儿比较大,就是有点‘二’,演讲之后我跑去问他问题,他说‘我们这儿招人’,要我去试试,我就投简历,就进去了”。入职后刚一个多月,他就在新闻里看到了李开复离开微软的消息。

在微软,他继续表现着自己“二”的个性;正因为如此,他让鲍尔默认识了自己,并最终获得和鲍尔默同台的机会。

一次,鲍尔默来到他所在的团队视察,他不仅没有惧怕这位老板,还与他攀起了“亲戚”:“我说咱们都姓鲍,是一家人,就和他聊了很久”。接下来,他又向鲍尔默提了很多问题,“让他有点下不来台,他就记住我了,他回去之后还不时通过邮件交流”。

在公司里,他的日常工作和其他工程师没有多少区别,主要的任务就是写代码和开会。而在业余时间里,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软粉”,因此也不可避免做一些和工作相关的事情,尽管他自己并不把这些视为工作。

在微博上,他经常转发与微软产品有关的消息,并解答一些用户的提问。他也自掏腰包为父母和亲戚买了Surface和Windows Phone,并利用假期教他们如何使用。他说做这些事情纯粹是出于兴趣,“微软没有出一分钱”,但他从中也能获取一些用户的反馈信息,有助于自己的工作。

即便是在逛街的时候,他也会不由自主地将看到的东西和微软的产品联系起来。有一次他和前女友去西单,路过一家面包店;他看到橱窗里的促销牌画成了错落的方块,上面写着当日特价的面包,便迅速联想到了微软的Modern UI,于是惊呼“哇,Windows Phone!”他还走近橱窗仔细观察:“这个比Windows Phone做得要好,因为它的颜色是不一样的,还有‘背景’;如果我是Windows Phone的设计师我就会考虑这种设计。”

只是这样的反应让他的女朋友很崩溃。“其实我经常弄得她很崩溃,”如今单身的包子有些无奈地笑道。

编程是一种人生历程

在交流中,他反复表示,编程并非只是一项任务,而是一段可以去享受的过程,这也是他热爱编程的原因。“我写几段代码,或者做一个产品,这些都是我的人生历程。我们上午开了一个会,发现了几个bug,我要去修修补补,这也是一段人生历程。”

他还认为编程的意义在于实现人生价值,比如给医院做程序能帮助很多人,其产生的影响是薪水难以体现的。

在包子看来,程序员大多过于理性,对于人文、艺术关注得太少。“我们现在的程序缺少山水画的意境。”而他则将自己视为一个感性的程序员:“我希望像我这样的人能更多一些,这样就能够让我们的程序更漂亮、更流畅。”

他还认为要想成为优秀的程序员,不能只会写代码,而应了解更多编程以外的东西:“要做一个通才,才能做到顶级的程序员”。

“可是很多程序员的业余时间都会被工作挤占,你为什么会有时间关注这么多的东西?”听了他的经历,我对他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十分好奇。

他回答说,得益于各种提升效率的工具,自己下班后很少做和工作直接相关的事情。“这些都是我的爱好,是我喜欢做的事情,而且也对工作有帮助;如果能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就能做不少的事情。”

尝试用中医思想指导软件开发

除了编程,兴趣广泛的包子最热衷的是中国传统文化。

包子的家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家族中的很多人是武师,包子也自小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对儒家、道家和佛家的思想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广泛涉猎各家经典。

进入软件业之后,他没有因为工作压力减少对这些领域的关注,反而希望用传统文化影响编程。在他看来,正是这个与众不同的想法,让他从微软中国的众多员工中脱颖而出,被派往美国开发Windows 7,成为团队中仅有的两名中国工程师之一。

包子说,云计算、自然用户界面等技术的思想全都源自于中国:“我们讲究天人合一,讲究自然的东西,这些都能影响程序,影响你对计算机的看法。”

他还认为自己“二”的个性也和传统文化密切相关:“你看《中庸》、《大学》这些经典,看老子,看佛家的东西,有个共同点,就是里面的人物都很‘拗’。为什么会有《论语》?就是因为孔子的学生整天挑战他。”

在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中,他最感兴趣的是中医。

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医教育的包子酷爱阅读《本草纲目》和《黄帝内经》等中医书籍,时常沉迷于中医理论的研究,甚至将考取中医资格证、利用业余时间看诊作为一大目标。当然,他也知道想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中医太广博了,你要是看得浅,那就是骗子,就是张悟本。”

和他交流时,每当提到中医的话题,他就会显得异常兴奋,滔滔不绝。在他看来,很多程序员由于工作压力大、久坐、不注意身体而面临健康问题;掌握一些中医知识能有助于他们摆脱亚健康的状态。因而,由理解程序员而又懂中医的人给程序员群体进行中医教育很有必要。

包子说,中医的辩证思想和方法学给他写程序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他也希望将这两个领域进一步结合起来。目前,他正在编写《用中医思想来思考软件的未来》一书,试图用中医从哲学层面来指导计算机。他说这是世界首创,“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甚至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本文刊登于《电脑报》2013年第20期,有改动。)

By 抬头365 on 2013/05/25 · Posted in 访谈•人物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