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难解团购困境 主动出击追杀对手或成出路

近日,拉手网启动赴美IPO的消息使团购行业再一次成为互联网业界关注焦点。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目前的团购企业依旧只能靠烧钱运转,通过IPO融资很难帮助团购企业改变目前的艰难处境。面对日趋白热化的竞争,国内团购巨头除了尽可能让自己继续在生存下去,还期待着对手尽快出局,甚至试图主动“杀死”对手,以求能最终成为团购洗牌大潮中极少数的幸存者。

“流血”上市难助团购企业摆脱困境

北京时间10月29日上午,拉手网递交赴美上市申请的消息传出,迅速成为了业界的热点话题。招股书显示,拉手网2011年上半年的净营收为5782万人民币,运营亏损却高达3.91亿人民币,为前者的6.8倍;截至2011年6月30日,拉手网已累计亏损高达4.742亿元人民币。

拉手网计划通过本次IPO融资1亿美元。《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如果公开发售的股份按照行业平均水平占到总股本15%-20%,拉手网的估值将仅为7亿美元左右,低于今年4月第三轮融资时的11亿美元。也就是说,IPO将可能导致参与拉手网C轮融资的风投出现浮亏。而在当前的资本市场环境下,IPO后拉手网的市值还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但对于众多深陷团购行业的风投来说,和团购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自己血本无归相比, “割肉”可能已是最好的结果。

对于拉手网的“流血”上市,业界普遍认为是不得已为之。一直对团购行业现状表示悲观的知名互联网观察家洪波在微博上表示,拉手网此时上市是“逆市而上”,这显示后续融资可能会更加困难。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也认为,拉手网选择此时上市,“显然也是走投无路”。

也有部分专家表达了对拉手网上市的支持,不过这更多出于同情和无奈。京东商城CEO称拉手网为“草根创业者”,并表示“创业者即使失败了,也比整日不做实事只会嘲笑他人的人强100倍”。营销专家杜子建则表示,拉手网既然公开了上市计划,就只能成不能败:“如果连拉手都上不去,那就是中国5000家团购的灾难”。

在拉手网背后,还有多家团购企业也在积极寻求上市。窝窝团今年5月高调举行“IPO启动仪式”,随后尽管资本市场持续低迷,但窝窝团CEO徐茂栋反复宣称上市计划没有改变。美团网、24券、满座网等也都被曝出已有上市的计划。但包括高朋和已经与人人网打包上市的糯米网在内,所有团购巨头目前都面临着巨额亏损。

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接受凤凰网科技的采访时表示,团购行业目前存在门槛低、盲目烧钱、没能和SoLoMo很好结合以及商家与用户利益分配不均等根本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IPO只是一个单纯的融资,很难给团购企业的生存状况带来改善,因为“钱还是会烧完的”。

对手出局或成团购巨头唯一出路

李开复早在去年便预言“99%的团购网站都会死掉”,不过他称这并非出于对团购行业的悲观,因为他认为“剩下来的1%将会过得非常好”。美团网CEO王兴更极端地认为99.9%的团购企业都将倒下:“目前在市场上差不多有超过5000个团购网站,但只有5家左右可能取得成功。”

对于目前活跃在市场上的团购企业来说,要想成为李开复口中的“1%”,或者王兴口中的“0.1%”,仅保证自己生存下来并不够,还需要对手尽快出局。

许多团购大佬并不避讳谈论这一现实。11月1日,美团网CEO王兴和24券CEO杜一楠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现场用英语向全世界的观众分享他们“杀死”Groupon在中国的子公司高朋网的经验。不过在他们看来,高朋网的困境主要是因为自己犯了太多的错误,而并非对手的“追杀”。

但另一方面,两人也都认为激烈的竞争使团购行业出现了相互倾轧的现象。杜一楠表示,有的团购企业在“扰乱市场”,“存在一些不正常的行为”,很多企业都受到了影响。王兴则表达得更加直接:“有人试图杀死所有人(Someone wants to kill everyone)。”

一个普遍的观点是,只有当团购企业的数量大幅减少后,团购行业的利润率才会有所提升,逐渐到达一个可以让大型团购企业盈利的水平。于是,为了能够“活下去”,一些企业选择主动出击“杀死”对手。近几个月来,关于团购的新闻大多是负面的,高薪挖脚、恶意抹黑等消息频频爆出,各种谣言更是屡见不鲜。

就在11月1日晚间,一条有关“美团网将被以三亿美元出售给阿里巴巴”的消息在微博上迅速流传。随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陶然出面否认,称其为“莫名其妙的谣言”;王兴也表示,这是竞争对手在“造美团的谣”。不过,也有评论认为,这件事情有可能是美团网的自我炒作。

在这些公开的事件背后,还有团购企业之间的媒体暗战。近段时间以来,凤凰网科技连续收到团购企业发来的材料,其中有一些是将自己与对手企业或整个团购行业进行对比,试图以此突出自己的差异性,甚至是通过行业与对手的困境衬托自己相对“光明”的前景。

而更多的时候,团购大佬们是在期待对手尽快出局。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窝窝团CEO徐茂栋、F团副总裁温京军都曾明确表示期待团购行业洗牌的到来。拉手网CEO吴波、美团网CEO王兴、糯米网CEO沈博阳等在不同场合谈论“团购面临冬天”时也并未表现出任何焦虑。

几乎所有团购大佬都在公开场合宣称过坚信自己的企业能成为团购洗牌大潮的幸存者,但恐怕只有当对手们纷纷倒下时,他们的表态才能真正让外界相信。

(本文原发于凤凰网科技频道

By 抬头365 on 2011/11/03 · Posted in 互联网观察, 市场•企业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