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行记(二):信息技术的荒漠

朝鲜人使用的手机大多是带有数字键盘的非智能机

朝鲜人使用的手机大多是带有数字键盘的非智能机

从丹东火车站乘国际联运列车出发,跨过鸭绿江上的中朝友谊桥,便到达了朝鲜境内。不过两国边境上的房屋并无太多区别,如果不是看到朝鲜文字,我很难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了中国。

但当我拿出手机,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国家,甚至是另一个世界——手机信号消失,即便开通了国际漫游也是一样。迄今为止,朝鲜境内无法使用任何外国的SIM卡;要想使用手机拨打电话,唯一的办法是使用朝鲜本地的SIM卡,而外国游客目前只有在平壤机场才能购买到这种SIM卡。

据车导和小周介绍,朝鲜的SIM卡可以拨打国际长途,但价格高达每分钟17元人民币。虽然是3G网络,但朝鲜的SIM卡并不支持访问互联网——其实不只是手机,绝大多数的PC也同样无法访问因特网,只能在一个名叫“光明”的国内网中做些有限的事情。

在羊角岛国际饭店,我获得了四天的朝鲜行中唯一一次通过互联网与境外联络的机会。

这家酒店内装修华丽,台球室、保龄球室、赌场、酒吧、旋转餐厅、书店、奢侈品商店等应有尽有,屋内设施也还算齐全。但在数字化方面,这家全朝鲜最高档的“特级”酒店却比不上国内的大多数快捷酒店。大堂和酒吧内没有WiFi,屋内也没有网线接口,一台25寸的CRT彩电只能够播放2个朝鲜本地频道以及BBC、凤凰卫视等少数境外频道。

在大堂的一侧有一个通讯吧,在这里游客能给境外打电话、寄送明信片或使用一台能够联网的电脑发送邮件。服务员都是朝鲜人,英语和汉语都不太好,交流起来有些吃力;而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这个通讯吧由一家中国公司运营。

羊角岛国际饭店通讯吧内的电脑

羊角岛国际饭店通讯吧内的电脑

发邮件的过程十分繁琐,需要首先填写申请,写上姓名、国籍、房号和目的邮箱,然后用Outlook Express离线写邮件,写好后由服务员来联网发送。

利用写邮件的机会,我查看了这台搭载17寸液晶显示屏的电脑的基本信息——英特尔奔腾E5200处理器、1GB内存,操作系统是早在2010年就不再享受微软支持的Windows XP SP2。除了基本Office以及Adobe Reader,这台电脑上也没有装什么第三方软件。

发邮件的价格高得有些离谱——每25KB流量20元人民币。为了体验这一服务,也为了给自己留个纪念,我向自己的Gmail邮箱发送了一封邮件。不过,回到国内后我发现,这封邮件在发出后27个小时才到达我的收件箱。

从羊角岛国际饭店发出的邮件的原始信息,27个小时后我才收到这封邮件

从羊角岛国际饭店发出的邮件的原始信息,27个小时后我才收到这封邮件

饭店赌场内,身为中国人的小周在朝鲜同样无法访问互联网,无法通过网络与国内的亲朋好友联系。

“我只玩单机游戏……一部电影反复看。”他说这些话时依旧带着标志性的笑容,却很难掩饰住心中的落寞。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他已工作了一年半,期间只在今年春节回国一次家,平时也较少与家人电话联络。工作合约还剩半年的他显然对于这样的状态并不满意,当团友问他是否还会续约时,他干脆地回答道“不续了”,虽然几位同事就站在他的身旁。

这就是朝鲜,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家,一座信息孤岛。

朝鲜缺少的信息技术,并不仅是互联网。

初到平壤,这个拥有三百万人口的城市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空气清新,街道宽阔而整洁;街上车辆不多,却不乏奔驰、大众等国际大厂的轿车;30层以上的高楼林立,城市的绿化也相当不错。论繁荣程度,平壤固然无法与北上广相比,却也并不亚于国内的二线城市。

从羊角岛国际饭店向北眺望,俯瞰平壤城

从羊角岛国际饭店向北眺望,俯瞰平壤城

但正是这些不同于我们从媒体上看到的现象,让这个国家的数字化设施的匮乏显得格外突出。

在平壤街头,海报和标牌的内容大多是革命口号和标语,仅有的商业广告是来自于一家汽车厂商,看不到任何数码产品的广告。

在世界上最深的平壤地铁,IC卡刷卡器已被安置在入口处,然而绝大多数乘客却没有选择刷卡,而是从最旁边的唯一一个人工检票通道进入。车厢内,乘客们都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人打电话、玩手机、看电子书,也没有人看书、看报。

地铁车厢内,乘客们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人打电话、玩手机、看电子书

地铁车厢内,乘客们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人打电话、玩手机、看电子书

大多数乘客都从人工检票口进入地铁,IC卡入口空无一人

大多数乘客都从人工检票口进入地铁,IC卡入口空无一人

地铁出口处,一位团友拿出卡片相机拍摄一个朝鲜小男孩,见他对相机十分好奇,便将相机递给他玩;可他抓住相机便不放手了,无论母亲怎么劝、怎么哄,就是不愿将相机换给团友;僵持了几分钟后,团友才从这个从未见过数码相机的孩子手中将其拿回。

夜晚,一座座高层住宅楼亮起了灯光,万家灯火的景象让我感受到这座城市现代化的一面。不过由于电力匮乏,一些街道的路灯关闭,或者只有部分被点亮,不时有骑自行车的人从黑暗中闪出,一些行人和汽车者则携带了手电筒,照亮漆黑且坑洼遍布的马路。看上去,他们对这样的状况习以为常。

街道两旁,使用手机的人不多;即便有人拿出手机,也几乎都是打电话,没有人会像微博控、微信控那样长时间低头看着手机。即便是少数使用触屏手机的人,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一会儿后,也会将电话拿到耳边,因为他们使用的都是非智能机,几乎没有基本通讯之外的功能。

夜探平壤时,我偶尔会停下脚步,用手机查看地图;不时会有行人投来好奇的目光,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4.7英寸的大屏手机。我在朝鲜看到的手机全部是功能手机,其中大部分是翻盖或直板并带有数字键盘的机型,少数触屏非智能机的屏幕也不超过3.2英寸。

数码设备的匮乏,经济状况是重要的原因,但并非全部。事实上,如果对这个国家的处境稍有了解,便不难理解这一现象。

在当今的PC、智能手机等数码产品领域,称得上霸主的企业——苹果、Google、微软、三星等——不是来自朝鲜最主要的敌对国家美国,就是来自与朝鲜本是同根、却关系日益紧张的韩国。严格执行计划经济的朝鲜自然会尽量避免让国营百货公司等官方渠道向民众销售由他们生产或搭载他们研发的操作系统的数码设备。为摆脱对于敌对国家产品的依赖,这个崇尚“主体思想”的国家曾研发自己的Linux操作系统——红星OS,随后基于该系统推出了一款名为“三池渊”的自主品牌平板电脑。

这趟行程中,我没有看到朝鲜本国居民使用PC或数码相机,无法了解这些设备的具体情况;我曾向我们团的另一位姓车导游询问过朝鲜的电脑采用什么操作系统,但她没有回答。不过我注意到,朝鲜人使用的手机,不是中国的华为或中兴,就是朝鲜本土的品牌。旅途中,李导证实,在朝鲜确实只能买到这些手机。

在前往万景台金日成故居的路上,李导问我的手机里是否有蓝牙。

“昨天翻照片,发现夏天、秋天、冬天都在这里拍过,就是没有春天的。这次没有带相机过来,我的手机效果又不好,你能不能帮我拍几张然后传给我?”他之前看到过我用手机拍照,想必是了解其拍照效果。

我欣然答应后,他让我先测试一下蓝牙连接,我成功将一个文件传至他的手机。我注意到,他的手机是一个朝鲜本土品牌的3.2寸触屏功能机,主屏上只有电话、短信、拍照等几个基本功能按钮,没有其他的应用。

下车后,我给他拍了照片,并一张一张传到他的手机里。他很高兴,却也表现出对于无法使用高端智能手机的无奈:“(朝鲜)没有诺基亚,没有三星,只有一些国家指定的牌子,像你们的中兴、华为,还有就是我们自己的牌子。”

By 抬头365 on 2013/05/11 · Posted in 互联网与社会, 朝鲜行记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