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行记(四):始于外国人的移动互联网

5月1日,平壤街头,一位市民正在查看手机

5月1日,平壤街头,一位市民正在查看手机

在精英阶层对于信息技术需求日益强烈的同时,种种迹象显示,平壤当局正逐步放松对于信息技术的限制,尽管过程缓慢而曲折。

今年1月,就在半岛局势日趋紧张之时,一个美国代表团到访朝鲜,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关注。这个代表团中有前新墨西哥州州长威廉•理查森和他的顾问托尼•南宫,不过更受人关注的却是Google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和Google Ideas的负责人贾里德•科恩——Google长期致力于推动网络自由,而朝鲜政府则全面抵制互联网的,两股势力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备受瞩目。

这个代表团的主要目的是营救被朝鲜逮捕的美籍韩裔人裴俊浩,但最终没能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因而,施密特在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参观成了此行最大的亮点。这所朝鲜最高学府的电子图书馆是朝鲜少数能够访问因特网的地方,施密特一行在这里观看了朝鲜大学生使用电脑访问Google、维基百科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网站。这段画面在社交网络上广为流传,还登上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

施密特与朝鲜官员进行了会谈,劝说他们开放互联网,但结果令他失望。“我们试图让他们相信对互联网开放一点是有好处的,但和他们谈了三天后,我只能告诉你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在近日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他表示朝鲜官员在会谈中只是安静地记录,以及表达对于领袖的崇拜,没有对他们的言论做出任何回应。

而就在施密特一行访问平壤的同时,朝鲜改变了过去禁止外国游客携带手机入境的政策,不仅允许境外手机进入朝鲜,还在平壤顺安机场设立了柜台,供外国游客购买高丽电信的SIM卡。朝鲜方面没有对这些新举措做任何解释,但外界普遍猜测,这些做法和施密特的到访不无关系。

我们便是最早享受这项新举措的游客之一。

“现在没什么不让带(入境)的了,”旅行社的曲经理表示,以往去朝鲜的游客需要将手机寄存在丹东,但从今年初开始,这项限制已经取消。不过他补充道:“他们会检查相机是否带GPS功能,手机他看不出来,主要是相机表面不要有GPS的字样。”

登上从丹东出发的国际联运列车之前,我们被要求需填写两张入境申报表,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携带入境的货币和数码设备。“要写清楚品牌和型号,”中方领队提醒我们。

火车进入朝鲜后,在新义州车站停靠了约两个小时。边检人员利用这段时间对车上所有乘客的行李物品进行仔细的检查,带有通讯功能数码设备则是检查的重点。

一位男性海关工作人员对照申报表对我的数码设备做了一一检查,并在我的申报表的空白处将我的手机品牌和型号又写了一遍。看到我和一位团友携带了iPod Touch,他向我们询问这个设备是不是手机;我们说它无法插入SIM卡,但他依然拿起一部iPod Touch仔细查看其设置界面。

随后,又有一位女性商检人员翻看我们的行李。在看到我携带的迷你无线路由器后,她显得十分谨慎,问我它是干什么用的,并用朝鲜语和其他的边检人员交流,询问这个设备是否可以带入境。

在经历了一番折腾后,我们全团携带的所有行李都顺利入境。三天之后,我们又在此处接受了出境检查,最终我们同样带着这些数码设备和在朝鲜拍摄的照片、视频顺利出境,没有遭受任何损失。

我们没有购买SIM卡,因而无法使用手机的通讯功能,但智能手机在我们的朝鲜行中依然发挥了很大作用。相比单反相机,智能手机目标较小,且便于随身携带,能够拍摄下一些不便用相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手机的电筒功能和电子地图在夜探平壤时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外,借助手机中存放的音乐、视频、应用和游戏,像我这样的数码爱好者也更容易获得和导游及其他朝鲜人深入交流的机会。(见《数码爱好者的朝鲜行攻略》。)

我曾向曲经理和顶替李导的朝鲜导游张导询问朝鲜开放手机入境的原因,但都没有得到正面回答。

除了允许外国人使用手机,朝鲜还一度允许向所有外国人开放手机上网服务。据新华网报道,2月25日起,外国人在缴纳75欧元的入网申请费后就能使用高丽电信的3G服务上网,10欧元包50兆流量,超出部分按每兆0.15欧元收取,“浏览国际互联网速度较快,网页不受限制”。此后,美联社驻平壤的记者也试用了这项服务,从朝鲜境内将信息发送到了Twitter和Instagram上。尽管只局限于少数外国人,但这项服务的推出标志着移动互联网正式进入了朝鲜。

可惜,我们没能体验到朝鲜的移动互联网,因为3月底,随着半岛局势的恶化,高丽电信宣布不再向赴朝的外国游客提供手机上网服务,但在朝鲜长期居住的外国人仍可以享受该服务。

By 抬头365 on 2013/05/17 · Posted in 互联网与社会, 朝鲜行记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