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手游创业者的生存之道

图龙科技办公室一角

图龙科技办公室一角

“我想做一款成功的游戏,没做出来之前会一直做下去,做出来了就找个地方去退休、养老。” 去年12月,记者在北京一家创业咖啡馆见到了在M公司担任游戏运营经理的邓桦。当时他正在为一款“决定公司命运”的游戏的上线而忙碌,不过心中已经有了创业的打算。

计划和朋友一起做一家手机游戏公司的邓桦和记者聊起了自己对公司的规划:“初期三个人就够了——主策划、CTO、CEO,美工可以外包……如果几个创始人不拿工资的话,做一款游戏的成本很低,房租、电费等开支基本控制在每月5000元;如果没有美术,总成本大概5万到10万……。”

从没有过独立创业经历的邓桦表示,要创业必须有“砸锅卖铁”的心态。“如果运气好,6至8个月可以做出一款精品来。”

半年之后,他的身份已变成图龙科技的联合创始人。6月一个闷热的上午,记者来到了图龙科技位于北京四季青桥一幢居民楼内的办公室。在这里,邓桦和同事们为公司第一款游戏——一款足球题材的卡牌类游戏——的上线而冲刺。

公司的全部5名开发人员都集中在客厅里办公,屋内没有空调,大家都吹着电扇,不过每个人都显得十分投入。

除了这套租金为7000元的办公室,公司还在不远处的另一栋楼内租了一套房间供所有员工住宿和吃饭,此外还从家政公司找来一位小阿姨做饭。“除了很重要的朋友聚会,现在基本不出门,所有时间都投入开发,也没什么花费,”邓桦说,公司租房、水电、食宿加上员工工资,每月总开销接近5万元。

运营经理的历练

年届而立的邓桦来自湖南。上大学时,邓桦便热衷于电脑游戏,是国内最早的一批《魔兽世界》玩家。2007年从一所985大学的广播电视专业毕业后,他没能如专业方向设计中的那样进入电视台,而是进入广东一家报纸做销售,随后又只身北上,辗转于数字设计公司、游戏媒体、游戏开发商,先后担任过编辑、市场、公关等多个职位。

在不断打拼的过程中,邓桦对于行业的理解日益深入,也积累了经验与资源。在M公司工作时,尽管并不专职负责市场推广工作,但他仍然会通过一些朋友关系帮助公司的游戏获得免费推广渠道,“这要比正常的渠道节省不少钱”。

2011年,他加入了M公司。谈到当时的选择,他半开玩笑地说是受到其创始人——也是他的校友——的“忽悠”。

M公司业务重心是社交游戏,起先主攻PC端,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兴起后又将目标转向移动端;主要用户来自海外市场。据邓桦透露,公司巅峰时期的估值接近1亿元,但创始人拒绝出售;随着社交游戏的衰落,公司在各国的收入都出现了大幅的下滑,研发方面的资金则日益紧张。

邓桦的工作是提高用户粘性并尽可能让他们为游戏付费。为此,他需要了解用户的各种习惯:“有篇文章说用户玩游戏时会有20种‘通病’,比如看到角落里面有箱子就要去摸,被打了一定要反击一下,碰到做不过的任务就会去查攻略……我们就会利用这些习惯,在游戏内做活动、送礼物,刺激他们继续玩,进而花钱。”

他负责的第一个项目是基于HTML5的棋牌类游戏,由于刚刚进入公司,对于工作还不太熟悉,加上项目团队实力也不强,这款游戏没有获得理想的效果;“能赚点小钱,收回服务器的成本,但没有收回研发成本。”

紧接着,他又投入到一款移动端的养成类游戏的运营工作中。尽管这款游戏的收入情况还算不错,但由于题材关系,很多技术背景的员工对它并不热衷。邓桦认为这将阻碍游戏取得进一步成功:“如果开发者都不喜欢这款游戏,他们怎么能做得好呢?”

事实上,M公司浓厚的技术文化正是他工作中面临的一大困难。“很多程序员懂的东西,用户是不懂的,这时候我会向程序员反馈;但公司的技术员工比较强势,有时候想让他们改一个东西会很困难,可能说了很久他们都不愿意做。”

由于内部的种种问题,他在M公司负责的最后一款手机游戏的开发进度严重拖延,“本来说一个多月就能上线,做了七个月了还没上线。”在去年底的交流中,他表示自己对于这款游戏已经倾尽全力,但上线后的情况究竟如何,他没有任何把握。

打工的收获

尽管在M公司的经历不算顺利,但先后负责多款游戏的运营以及参与产品和策划工作让邓桦获益匪浅。

常和玩家接触让他明白玩家反馈的重要性。“如果玩家猛对你的游戏吐槽,就证明他们对你的游戏感兴趣;如果他们觉得懒得一说,那么这个游戏就没戏了。”他甚至认为游戏从业者都应该有当客服的经历:“玩家的问题乱七八糟、千奇百怪,你要能忍受他们各种的谩骂。”

处理各种杂事让他学会租房、注册公司、给员工交社保:“如果你是一个外地员工,来创业时有几个月没交社保,以后想补都补不上;如果以后赚钱了,想买车,因为这个没有资格,就会很郁闷。”由于非北京户口的人士需要连续60个月的社保缴纳记录才能在获得在北京买房和参与购车摇号的资格,工作已满五年却因为跳槽而中断过缴纳社保的邓桦对于社保问题带来的遗憾深有体会。

运营海外游戏让他掌握了通过与香港的公司签署协议获取Google Play上的海外收入的方法。“最多的时候一个月有80万美金的收入,钱怎么打进来,怎么结汇,怎么通过合法的途径避税,不经历就没法知道。”

而M公司的大起大落让他明白,第一款游戏轻易的取得成功可能会使包括创始人在内的员工心理膨胀,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未必是好事。

而邓桦在M公司最大的收获,是结识了他口中的“老大”——M公司的合伙人,图龙科技的CEO。

招人不容易

今年春节过后,M公司因资金压力被迫重组,“老大”和邓桦得到了几款游戏的运营权以及部分办公设备。3月初,他们将M公司的桌椅、打印机等搬到了现在的办公室,正式开始独立创业。

图龙科技的前期资金投入全部来自于“老大”一人;由于他此前在M公司开发的一款游戏每月仍能带来近10万元的收入,目前公司并没有迫切的资金压力。

除了担任CEO、解决“钱”的问题,程序员出身的“老大”还负责后端和一部分产品工作;两名前端工程师负责iOS和Android平台的开发;一个美工负责UI和动画设计;一名会计负责财务相关的工作;而策划、运营、市场和大部分产品工作则由邓桦一肩挑。所有的员工都能分到股权,不过除“老大”和邓桦外,其他员工的股权须等到游戏上线之后才能发放。

谈到这几个月的创业历程中面临的困难,邓桦感触最深的是招人:“找一个合适的人非常非常难。”

公司刚成立时,有一名曾在Gameloft和腾讯游戏工作、拥有五年手机游戏开发经验的前端工程师打算加入;但由于发现团队人员还未到齐,他在帮忙收拾了屋子之后对公司的前景产生了怀疑,便告诉“老大”自己感觉不太好,去了另一家创业公司。

此后,公司还招过一个专职的产品经理;但前不久,他由于家庭原因离开了公司,回到老家准备考公务员。

邓桦表示,未来在招人时会尽量选择90后:“70后肯定不行,毕竟创业是需要拼身体的。80后有买房买车的羁绊,除非技术合伙人或我们急缺的岗位,并且他们自身已经财富独立,一般也不太会考虑。”在他看来,员工最重要的是人品好、踏实、肯学习,“没有经验不要紧,不会的东西可以找有经验的人教你。我们的两个前端都没有真正做过游戏。”

此外,邓桦还打算把“自己玩游戏”作为招聘时的一个硬性要求。他认为这样能降低员工间的沟通成本,因为在做游戏时可能涉及到的很多东西可以通过玩游戏了解:“我说要做一个效果,前端工程师如果自己玩游戏,一说就明白;如果不怎么玩,他很难理解,我就得说得很详细;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会影响效率。”

目标月收入超百万

由于“老大”和邓桦都是足球迷,两人在公司成立前便决定以足球为题材做第一款游戏。邓桦说,足球在中国始终是热点,而结合热点能省去一些推广费用;同时,在移动端,足球题材也还算不上红海:“这么多年还没有一款叫得非常响的大作。”

邓桦希望用一些和足球相关的娱乐化元素来吸引玩家,例如前不久中国国家队1比5惨败给泰国队的比赛,在他看来就有值得挖掘的空间。

对于一款卡牌类游戏来说,数值的设计至关重要。不过在这方面,邓桦还是一个新手。为了让游戏的数值更加平衡,他花费了大量时间去玩已经被市场证明过的卡牌类游戏,“把别人的数值一个个找出来,然后进行反推,看它怎么计算,学习它为什么要这样设计。”

采访时,邓桦表示游戏已完成60%,计划6月底全部完成、7月初在Android平台上封闭测试。他希望封闭测试能有助于游戏体验的完善:“你觉得这个东西不满意,改来改去只是自己的想法,没有得到玩家的真实检验,还不如尽快拿到市场上。”

对于这款游戏,邓桦的目标是月收入超过一百万人民币,“但我还没做出过单日收入超过一万美金的游戏,先要把这个目标实现。”

谈到未来,他表示如果第一款游戏成功了,可能会尝试新的领域,例如与触控、重力感应结合得更紧密的游戏,同时培养出一批有实力的新员工。不过他反复强调,目前公司的重心是把眼前这款产品做好,在其正式问世之前不希望受到其他事情的干扰:“好产品才会成为你的名片。”

(本文刊登于《电脑报》2013年25期,应采访对象要求,文章中邓桦、M公司、图龙科技均为化名)

By 抬头365 on 2013/06/30 · Posted in 市场•企业, 访谈•人物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