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的中国围城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中国的手机网民已接近4亿。对于硅谷的移动互联网企业来说,错过这个市场意味着巨大的损失。然而雅虎、谷歌、eBay等巨头的失败似乎让中国成为了硅谷企业的泥潭,大量的本地模仿者也使他们面临着比其他市场更为激烈的竞争。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进军海外。在应用商店的帮助下,有的企业将目光直接瞄准海外市场,而一批已在国内站稳脚跟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也希望从海外获得更多的用户与收入。尽管或多或少有所斩获,但他们的海外之旅也并非一帆风顺。

外面的企业想进来,里面的企业想出去,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围城正在中国大地上形成。

硅谷企业进军中国:巨头的失败成为阴影

“我们按照中国游戏规则来玩!”

5月10日,菲尔•里宾(Phil Libin)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的演讲中的这句话引爆了一周以来围绕他与他的公司——Evernote的争议。

这家估值达到10亿美元的美国公司此前宣布将推出中国版的Evernote软件——“印象笔记”;里宾也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透露,Evernote将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很多用户担心他们存放在Evernote上的数据会因此被泄露给第三方,里宾也因此在两天的大会上成为数十家国内外媒体重点“围堵”的对象。

Evernote公司成立于2008年,旗下的同名软件是目前全球市场上最热门的“云笔记”软件,覆盖PC、Mac、iOS、Android等平台。它不仅可以快速创建笔记并添加图片、语音与文字,还能对笔记进行排序整理,非常适合需要在不同设备之间同步并管理大量文件的商务用户。官方数据称,Evernote在全球范围内已拥有接近3000万用户,在中国的用户也超过了100万。

10日下午,记者见到了刚刚结束当天第二场演讲的里宾。访谈一开始,他就向记者解释称,Evernote入华不会影响原有用户的隐私和数据安全:“印象笔记的服务和Evernote是完全分开的,用户可以在二者间进行选择;如果担心数据安全的问题,他们可以继续使用原有的Evernote,这样他们的数据还是会被存放在美国的服务器上。”目前Evernote不仅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推出了以“Yinxiang.com”为域名的独立网站,用户登录该网站可以下载“印象笔记”;如果需要下载Evernote中文版则可直接访问“Evernote.com”。

“我们希望给用户提供更快、更可靠的服务,”谈到在华设立数据中心的原因,里宾表示必须考虑不同用户的需求:“中国和美国在数据储存上的法律是不同的,我们希望Evernote能持续地、合法地在中国运营;对于不太介意数据保护方面的问题的一部分中国用户来说,印象笔记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体验。”

“在做这个决定时,公司内部是否存在分歧?”记者追问。

“没有,这个决定是我们的员工、投资者、董事会以及用户共同做出的,”里宾肯定地表示。

在国内市场上,目前已经有有道云笔记、麦酷、为知等云笔记产品,其中有道云笔记的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谈到这些本土对手,里宾表示不太在意:“过去外国企业进入中国时需要担心中国会出现更廉价的产品,但我们的服务已经是免费的了,在价格方面没有竞争的余地,我们唯一担心的是有人的产品比我们的更好。”尽管深知中国市场竞争激烈,但里宾称他没有时间去关注对手:“我们会把100%的时间花在做更好的产品上,这正是我们成功的原因。”

为更好地适应中国市场,Evernote也在积极与本土企业合作。访谈开始前,Evernote刚刚宣布与UC达成合作协议:UC浏览器将内置Evernote插件,用户可在UC浏览器内一键将网页保存至Evernote。此外,据里宾透露,Evernote还在寻求与相关厂商合作,以提高光学字符识别技术(可将打印的字符识别成计算机文字)对汉字识别的准确度。

由于雅虎、谷歌、eBay等硅谷巨头在中国市场上的失败,一些人对Evernote入华的前景感到担忧。里宾表示,他从这些在华失败的美国企业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同时中国市场的环境也比五年之前改善了很多,这些都有助于Evernote在中国的成功。

“当然我们也有可能失败”,里宾坦诚地表示:“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将成为下一家企业学习的对象。”

与里宾同时抵达中国的还有Flipboard创始人麦克•麦丘(Mike McCue)。在5月11日的演讲中,麦丘证实,为满足大量中国用户的需求,这款风靡全球的iPad阅读应用即将推出Android版,这令Flipboard的粉丝们激动不已。不过相比里宾的高调,麦丘却选择避开中国媒体,在演讲结束后径直离开。

早在去年12月,Flipboard就推出了中国版。为了能够顺利入华,麦丘让中国版放弃了为Flipboard带来大量用户的Facebook和Twitter,转而选择人人网和新浪微博作为合作伙伴。在当天的演讲中,麦丘强调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并宣称将加大在华投入;此前他也向媒体透露,Flipboard在中国的下载量已接近过美国。

不过这家在去年初就达到2亿美元估值的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却并不顺利。本土阅读应用Zaker与网易阅读拥有很高的人气,其中Zaker的用户数量已接近500万——这正是Flipboard今年为中国版设定的年终目标。在国内多家媒体的评测中,Flipboard也未能在竞争对手面前体现出自己的优势。

在被问及竞争对手时,Flipboard中国区负责人谢子阳与里宾一样选择了回避。他在一次沙龙上表示,Flipboard不太关注对手做什么,而是更关注提升用户体验,“自己和自己打”。

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如何本地化?合作是关键

在硅谷移动互联网公司进军中国的同时,国内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也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在5月10日的发布会上,UC优视CEO俞永福试图用一个由“Global”(全球的)和“Local”(本地的)组成的复合单词“Glocal”诠释他的全球战略。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公司要在不同市场取得成功,除了国际化的视野,还需要本地化的行动:“移动互联网是一个全球化的平台,但作为提供方,我们要考虑如何满足全球各地不同用户的需求,而满足的方式不能是仅仅将产品翻译一下。”

凭借速度快、省流量等特点,UC浏览器在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发展迅速。不过这家2004年成立的公司直到2009年9月才发布首个英文版本的手机浏览器;随后,UC又发布了俄语、印尼语等非英语版本,并于2011年底在印度设立了办公室。官方资料显示,目前UC在全球的活跃用户超过3亿,其中海外用户有4000万;在印度,UC的市场份额已达到25%。

在俞永福看来,进军海外市场除了要有技术上的优势,并专注开发自己的产品,最重要的是要与国内外企业积极合作。在当天的发布会上,UC与Evernote、全球第二大移动广告公司InMobi、新浪、搜狐、凤凰新媒体等公司组成了联盟,以交换在不同市场发展的经验。

作为UC的投资者,小米科技CEO雷军也对面向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充满信心。在凤凰科技举办“趋·势沙龙”现场,雷军对本报记者表示,未来十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将会全面走向海外市场,“我们有信心投资这样的企业!”不过,尽管MIUI已推出英文版,法国、俄罗斯、西班牙等非英语国家的MIUI用户也建立了各自的“粉丝网站”,但雷军称小米预计在今年年底才会正式走向海外,“在这方面还没有什么经验”。

UC将打开美国市场作为今年海外发展的目标,不过在如今的美国智能手机浏览器领域,一家成立仅仅两年的中国企业却走在了UC前面。

2010年3月上线的海豚浏览器目前在美国已拥有1600万用户,其中绝大部分是Android用户。与立足中国市场的UC不同,海豚从一开始便将目标市场设定为美国。

5月16日,记者电话连线了海豚海外业务负责人杨佩珊。出生在香港的她16岁时移居美国,曾就职于甲骨文、AT&T等硅谷企业,一年前接受CEO杨永智的邀请,成为海豚在美国的第一位员工。

“我有时候会向他解释美国用户和中国用户之间的区别,他通常很快就能接受。”杨佩珊称杨永智的思想较为开放,这是海豚能在海外取得突破的重要原因。

她告诉记者,在美国市场,有创新的产品相对容易立足:“这里也有模仿者,但没有中国那么多,美国人觉得模仿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尽管如此,中国的创业者在硅谷还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杨佩珊认为文化的差异是首当其冲的:“比如中国人习惯一见面先交换名片,而美国人习惯先交流一下,觉得有兴趣才交换名片;如果一开始就把名片递出去,对方会觉得你只想着赚钱。”不过她表示,长期在美国工作与生活使她本人已十分适应美国的文化,海豚在她加入后也很少遇到这方面的困难。

杨佩珊也认同合作的重要性。目前海豚在美国已与Facebook、Twitter、Evernote等多家企业展开合作;就在采访开始之前,海豚刚刚宣布与日本运营商KDDI达成深度合作协议,后者的部分定制机上将预装海豚浏览器。谈到与KDDI的合作,杨佩珊对程漫长而艰难的沟通过程颇为感慨:“我们是去年9月在TechCrunch的活动上开始接触的,他们在美国有业务,但不大,我们互相之间都不了解,我们也缺少熟悉日本市场的人;为了这次合作,我们到日本去了很多次,直到最近才谈成。”她透露,海豚正考虑在日本设立办公室,并招募熟悉日本市场的人才,以适应当地用户独特的需求。

当记者请杨佩珊用一句话说出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者在美国发展最大的困难时,她的回答是“在当地招募人才”;“即便能找到非常理想的人才,也许你刚一离开美国,他就被谷歌或Facebook挖去了”。

在已成名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主动拓展海外业务的同时,一些初创公司也收到了来自海外的“意外惊喜”。

“你只要开发了英文版,就可能有世界各地的用户来使用你的产品。”李先生是一位个人开发者,前不久他和朋友一起开发了一款记账式应用,目前只推出了Windows Phone版本。他坦言,国外用户的快速增长出乎他的意料:“现在国外用户的数量和国内用户基本相当,很多用户大概并不知道这是一款由中国人开发的应用,甚至一些人要求我们开发其他语言的版本。”不过李先生表示,自己尚未考虑国际化战略:“先做好产品再说吧。”

围城内外的机遇与挑战

对于寻求入华的国际企业和正在探索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来说,移动互联网给他们带来了共同的机遇与挑战。

里宾认为,应用商店的出现降低了创业公司进入新市场的门槛:“现在你只需要有一个好产品就很有可能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无需过多考虑营销等问题。”不过他也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只能在一个市场取得成功的企业算不上真正的成功:“我们都希望做一款全世界用户都能用的好产品,只有进入不同市场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俞永福也认为移动互联网全球化促使企业更多参与合作,这为他们进入新市场提供了机遇。“移动互联网不是单个企业之间的竞争,每个终端厂商都在构建自己的产业链,我们也都在积极与他们合作以建立良好的生态圈。”

另一方面,日趋活跃的跨国资本也成为移动互联网公司进入新市场的重要助推器。Evernote在宣布入华前刚刚完成了7000万美元的融资,领投的是中国宽带资本(CBC Capital)。尽管里宾在访谈中不愿透露细节,但他承认这家中国投资公司给Evernote入华提供了很多帮助。

总部设在美国的移动广告公司泰普悦(Tapjoy)在5月10日宣布启动500万美元基金支持亚洲地区的移动应用开发者。泰普悦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秦子建表示,在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公司还会利用在美国及其他市场上的本土化经验与专业知识为中国开发者提供设计、发行和推广方面的支持和服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记者向本报记者表达了对硅谷企业入华的乐观。他认为,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最大障碍来自于政策层面,Evernote和Flipboard解决的这方面的问题后,尽管仍面临模仿者的挑战,但他们在技术、经验、创新能力等方面的优势能够帮助他们在这里实现预期的目标。

灵石投资创始人布鲁诺则持相反的观点。在他看来,互联网公司进入新市场的难度并没有改变。“尽管设备是一样的,但人们的使用习惯还是不一样,所以中国企业进入海外市场或者国际企业进入中国市场还是和过去一样困难。”

他认为中国市场的竞争尤为激烈,“如果想在中国赚钱,这些企业必须在自己的本土拥有十分成熟的业务;即便如此,在中国市场依旧十分困难。”他举了高朋的例子,并表示移动互联网领域也存在类似的情况:“过去人们会认为组建合资公司是进入中国的一个相对容易的办法,但是Groupon和腾讯的合资公司也失败了,这是因为两家企业的心态和管理方式差别很大,同时合资公司也没能很好地适应其所在的领域。”不过他表示,游戏是个例外,“因为游戏更普及,像愤怒的小鸟在许多国家都取得了成功”。

布鲁诺不确定Evernote能否在中国成功,“尽管他们声称自己可以”;对于Flipboard在中国市场的前景,他则更加悲观:“它的界面是为美国用户设计的,我想很多中国用户大概不会喜欢。”

(本文刊登于电脑报2012年第20期A11版,有删改)

By 抬头365 on 2012/05/15 · Posted in 互联网观察, 市场•企业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