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行记(一):充满矛盾的国度

仰光大金塔说起缅甸,你会想到什么?精美的玉石,英勇的中国远征军,还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作为一个科技观察者,我心目中的缅甸曾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度——它是第一个遭遇过全国“断网”的国家;直到如今,它仍旧是全世界手机与互联网普及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2010年大选之后,脱下军装的缅甸新政府启动了全面的改革,使国家由封闭走向开放;作为连接外界的重要桥梁,互联网、手机等信息技术在缅甸的发展状况受到全球科技界的关注。10月初,我来到缅甸最大的两座城——仰光与曼德勒,近距离观察了这个东南亚邻国在新政策之下的IT生态。

从昆明向南飞行约两个小时,飞机降落在了仰光明嘉拉顿国际机场。它曾经是东南亚最现代化的机场,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吹雨打之后,如今的它显得简陋而破败——候机楼的大小与国内三线城市的机场相仿,整个停机坪仅停放着个位数的飞机。

这个机场正是缅甸过去60多年变迁的缩影。作为东南亚最早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之一,缅甸曾在上世纪50年代迎来黄金发展期,在经济上领先于周边国家。然而自1962年军政府上台起,缅甸开始施行闭关锁国的政策,经济陷入停滞,在1987年被联合国列入“最不发达国家”的名单。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2年缅甸的名义人均GDP仅有835美元,在18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56位。

与经济落后相伴的是信息化程度的欠缺。尽管互联网在2000年前后已进入缅甸,但与其他国家先后迎来信息化大潮不同,信息技术在缅甸的普及相当缓慢: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数据,截至2012年,这个人口近6000万的国家互联网普及率仅有1.07%,在211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三;缅甸的手机普及率同样很低,是亚洲除朝鲜外唯一一个不足10%的国家。

来缅甸之前,我对上述情况已有所准备——根据从网上与朋友口中获得的信息,我知道想在当地购买能上网的SIM卡并不容易,要上网只能寻找WiFi;我也知道缅甸国内的航班无法通过网站订票,若想提前预订只能用邮件与代理商联系。

仰光市区
但进入候机楼后,一幅幅来自国际数码巨头的广告开始颠覆我的印象。三星、LG、夏普、中兴等厂商纷纷抢占有限的广告位,展示着自己最新的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电视等产品。

如果说机场的广告主要面向的是外国游客,那么当我进仰光市区,看见大街小巷遍布着各种数码、家电产品广告,我开始相信,至少在这些厂商眼中,缅甸是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作为一个自古信仰佛教的国家,在先后经历了六十多年的殖民统治和四十多年的军人政权独裁之后,如今的缅甸正是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国家:宗教与世俗,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独裁与民主,奢华与贫穷在这里交织;金碧辉煌的佛塔被嘈杂的集市包围,殖民时期的英式建筑与当地的木制建筑并立,高端的购物中心紧挨着密集、阴暗的居民楼,停满豪车的酒店旁是一排爬满虫蝇的小吃摊。

矛盾同样体现在IT领域。

 乌本桥旁的一所小学,教室内看不到任何电教设施

乌本桥旁的一所小学,教室内看不到任何电教设施

如统计数据所显示的那样,缅甸使用电脑和手机的人不多:酒店、餐厅、商铺中极少能看见有人使用电脑提供服务;在曼德勒著名景区乌本桥旁的一所小学内,四间教室内找不到任何电教设施;只有在市中心的街道上和著名景区周围能看见一些人使用手机,但大多也只是打电话、发短信和拍照,几乎没有人长时间低头看手机,无论他们是在行走还是在等待公交车。

但在这两座城市内,除遍地的数码产品广告外,3C专卖店的密集程度远远也超出了我的想象:几乎每一条街道上都能看到不只一家数码店;从PC到平板电脑,从手机到各种配件,从智能电视到智能手表,但凡在国内能看到的产品,在这里几乎都可以找到;仰光苏雷宝塔西侧的几条街道更是完全被这类商店占据,堪称缅甸的中关村、华强北。

在缅甸,上网也是件困难的事情。国内的部分手机号可以漫游,但只有通话和短信功能,无法上网;当地的SIM卡不易购买,即便能买到,高昂的价格也会让绝大多数游客望而却步(下一篇中详述)。但几乎所有的酒店、旅馆以及相当多的餐厅、咖啡厅都提供了免费WiFi;走在市中心的大多数街道上,都能随意搜索到多个WiFi热点。

我此行接触到的缅甸人家中都没有接入互联网。在仰光的佛教圣地大金塔旁,我遇到了在仰光一所高校读心理学的大三学生昂内缪。他来自农村,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一所僧侣学校兼职给小僧侣授课,还会不时承接翻译、导游等工作。他在大金塔不远的一桩住宅楼内租了一间床位,费用为每月20美金;被问到回家后是否会上网,他说不会,因为自己没有电脑,手机也无法上网,“回去只是看书睡觉”。

尽管如此,他还是在自己的名片上印上了Gmail邮箱和Skype。他说自己每隔一两周会去网吧上网,主要是收发邮件以及聊天:“我在Skype上有美国、加拿大和德国的朋友。”

同样在名片上印上Gmail邮箱的还有在曼德勒的摩托车司机戈佐。他的工作带游客游览曼德勒城外的几大景点,通常一天可以赚15美元。除了让当地的酒店帮忙介绍生意外,他服务过的外国游客回国之后也会把这位能说一

仰光一家书店的IT类图书

仰光一家书店的IT类图书

口流利英语的司机介绍给打算来缅甸观光的人,其中一些会在来缅甸之前通过邮件与他预约。不过戈佐的家中没有上网,手中的功能手机也不具备联网功能;他上网的方式也是去网吧,“每周会去查收两次邮件”。

尽管在新政策实施近三年后,缅甸仍旧是全世界信息化程度最差的国家之一,但在大城市里,人们对于这些新生事物已不再陌生。街头的报摊上出现了《互联网》(Internet)、《数码导购》(Digital Guide)等缅甸文的IT类专业报刊,售价500-600基亚(缅甸货币单位,1000基亚约合1美元),均为超过80版的全彩印刷,新闻和评测内容不多,却有着大量的广告和报价信息。在书店里,IT类图书也往往被摆在显著的位置,其中不乏《手机设置》、《Android软件指南》这类基础的知识性读物。

By 抬头365 on 2013/10/12 · Posted in 互联网与社会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