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还是食物?

乌拉圭的Ceibal计划让每个小学生都拥有自己的XO笔记本对于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孩子们来说,食物和电脑哪个更重要?或许很多人认为这是个愚蠢的问题:“饭都吃不饱,要电脑有什么用?”而在另一些人看来,答案同样很简单: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持后一种看法的人中就包括曾因《数字化生存》而广为人知的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今年一月,他发起的OLPC(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电脑)项目的最新产品——XO-3在CES大会上正式发布。尽管平板电脑的外观与项目名称中的“笔记本电脑”(Laptop)不太相符,但这款产品终于实现了他在7年前设定的一大目标——将每台设备的花费降到100美元以下。我过去更偏向于前一种观点,认为电脑对于没有基本生活保障的孩子们来说是奢侈品。不过,在英国的学习让我改变了这种看法。
在Shirin Madon老师的ICT与社会经济发展(ICT and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课上,我和数十位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同学们以OLPC为案例探讨了发展中国家IT教育的问题。Shirin是IT与发展领域的专家,曾多次前往印度农村实地调查当地的电子治理与健康信息系统等问题。她的课程从介绍这一领域的共识开始:“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提出‘确保不论男童或女童都能完成全部初等教育课程’,而IT被视为提高适龄儿童入学率的方式之一。”

她介绍了大卫·霍克里奇(David Hawkridge)提出的将IT引入课堂的四大理由。首先,电脑进入学校有助于孩子们未来从事和IT相关的职业,并让他们明白如何使用IT提升工作效率;其次,电脑能使现有课程变得丰富有趣,让孩子们更容易吸收,提升孩子们的问题解决能力、批判性学习技巧和协作能力;第三,将计算机引入教学能使学校里所有的学生都熟悉并且不害怕计算机,这将有助于解决数字鸿沟问题;最后,电脑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教师,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霍克里奇的理论提出于PC尚未普及的1990年,尽管后来也受到过一些质疑,但随着技术的不断演进,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将计算机引入基础教育。

在这样的背景下,2005年,尼葛洛庞帝发起了OLPC项目,希望把计算机带进世界上最贫困地区的小学课堂。他不仅提出了“100美元笔记本”这个在当时看起来有些疯狂的目标,也为这些被命名为“XO”的笔记本电脑打造了适合欠发达地区学生设计的新奇功能,例如太阳能充电和手摇充电等。Shirin老师和一些接触过XO笔记本的同学都对这款产品的设计印象深刻,他们表示,XO除了具备独特的功能,质量也非常过硬,而且从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都是为贫困地区的学生量身定制的。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到2012年初,已有超过250万台XO投入使用。它们中的大多数被运往拉丁美洲,而随着设备成本的不断降低以及更多捐赠活动的开展,阿富汗、柬埔寨以及黑非洲的部分最不发达国家也开始成为OLPC项目的受益者。

两位同学分享了OLPC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乌拉圭的Ceibal计划。在这个南美洲国家,尽管计算机和互联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逐渐普及,但小学里却缺乏IT设施。2008年,乌拉圭政府决定免费向全国每名小学生与小学教师发放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些笔记本就是政府分批从OLPC项目采购的。这个计划从一个低收入的农业城镇开始试点,如今已覆盖了全国所有的小学,并正在向中学推广。据该计划的评估组织的报告显示,大多数学生在两周之内就通过独立地尝试学会了如何使用这个设备;大约90%的老师最常用的功能是浏览网页;约77%的学生选择用XO来完成作业;最受学生们欢迎的应用是拍照、录制视频和游戏。

尽管也存在一些争议,但大多数人都将Ceibal计划视为OLPC的一个成功典范。然而,这并没有打消人们对于OLPC的怀疑。如同支持者覆盖国际组织、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企业及学术界一样,反对的声音也来自方方面面。

在课堂上,Shirin让我们分为正反两方,针对OLPC进行自由辩论。包括我在内的二十多位同学选择了支持方,反对方则有十几名同学。

不出意料,争论从“电脑还是食物”开始。一位来自尼日利亚的同学率先发难,在他看来,在食物、饮用水及生命安全难以保障的情况下,将资金投入在电脑上是一种浪费,甚至是“侵犯人权”的做法。一名曾在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任职的加拿大女生则争锋相对,认为电脑比食物更容易到达贫困儿童手中:“食物容易变现,可能被地方政府贪污,或被地方武装拿去交易军火;XO专为小学生设计,变现能力弱,更可能被孩子们获得”。其他同学则搬出“现代化理论”为OLPC辩护,称食物能解燃眉之急,但如果不解决数字鸿沟问题,不能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欠发达地区的人们可能还会在贫困中长期挣扎。

OLPC的另一大争议是“人手一台”这个被认为过于激进目标。有同学引用了杰弗里·詹姆斯(Jeffrey James)发表于2009年的论文对这个目标提出质疑。在这篇文章里,作者认为学校里的电脑是可以共享的,在贫困地区尤其如此;他引用数据称,“一人一台”将使这些贫困国家的学校里的电脑数量超过很多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这是对资源的浪费。一位接触过OLPC项目的加纳同学以他的亲身经历予以回击。他指出,在发达国家,尽管学校里的电脑并没有达到“一人一台”的水平,但绝大多数孩子的家中都有电脑;而在欠发达地区,给每个孩子一台属于他们自己的电脑,实际上也就是给他们的家庭一台电脑。通过OLPC,更容易接受新生事物的孩子们可以把计算机知识传授给他们的家人,这将提高整个社会的信息化水平。

尽管南美洲国家的学生们能较快学会使用XO,但在一些非洲国家,受到教育水平的限制,学生们难以掌握XO的操作,老师们同样爱莫能助。针对埃塞俄比亚的研究表明,学生们在使用触摸板和打开应用软件时常常遇到困难,老师们也不习惯使用XO设备;有学者认为,这既是由于缺乏相应的培训,也是由于使用XO会给本已十分忙碌的老师增加工作量,却无法提高他们的收入。此外,XO无法嵌入原有的课程也是OLPC在当地面临的一大挑战。当反方引用这些材料时,正方没能给出相应的辩护,而是建议OLPC进一步优化软件的易学性和易用性,同时召集志愿者对收到笔记本的老师和学生进行培训。

也有一些发展中国家明确表示拒绝OLPC项目,印度就是其中之一。在印度看来,OLPC更像是一种施舍,同时也不适合本国的国情。作为印度裔英国人,Shirin老师对印度和西方教育模式之间的差别有着深刻的体会。在她看来,印度的学生数量太大,给每个学生配置一台电脑所需的资金是政府无法承受的;同时基础教育在印度已形成传统,要让大量老师在短时间内适应电脑辅助教学十分困难;此外,由于孩子们面临着巨大的升学压力,很多家长担心电脑会影响孩子的学习,不希望将电脑引入课堂。我和另外两名中国同学在听了她的介绍后都表示,中国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不过也有印度同学补充说,印度正实施自己的廉价电脑计划,并已推出面向贫困地区学生的35美元平板电脑。

短暂的课堂讨论没有形成统一的答案,OLPC的争议也不会消失。电脑还是食物?在给出答案前,或许我们应该亲自去那些最贫困的地区走一趟。

By 抬头365 on 2012/06/02 · Posted in 互联网与社会, 硬件•数码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